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色文女作家三十岁,已婚】(01)【作者:indainoyakou】
【色文女作家三十岁,已婚】(01)【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6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色文女作家Melodie,本名廖婉如,三十岁,与大自己十岁的读者结婚了。这场没有婚纱、没有亲朋好友、没有红包与办桌的婚礼,就在路上顺便找来的公证人见证下迅速完成。身穿套装与西装的两人快步走出户政市务所的那一刻,与其说是幸福……

  「呼!呼!快,还剩四十分钟!」

  「我就叫你多请一个小时嘛!」

  「宾馆、宾馆……那边有,就那间!廖小姐啊不是……老、老婆!快点!」
  「明明说好去车站那边的……下次要补偿我喔!」

  浮现在两人涨红脸庞上的,不如说是性欲。

  「套装梅乐蒂!套装梅乐蒂!快膛炸了喔喔喔喔──!」

  「吵、吵死了!你还不是!穿得那么正式,害我公证到一半就湿了……!」
  一开好房间,仓促进房的两人边脱衣边往床边移动,来到床前时一个剩内衣裤、一个剩衬衫与三角裤。留着一头俏丽短发的婉如因着汗味骤然加剧而羞红了脸,也不管老公还在扒衬衫,就一脸扑进对方多毛而渗汗的胸膛──男人!男人!这是我的!我的男人!哈啊啊──临危不乱地将花痴般的脑内播送仔细隐藏好,在老公怀里嘶嘶地嗅着汗臭味、双眼迸出了爱心的婉如就这么给抱倒在床,然后再乖乖地被抓着双臂、拖到床中央去。

  被眼前男人扑倒在床的记忆不过才编写到第三回,婉如已经能从双方近乎全裸的互视中产生美妙的预感。她的老公──昨天以前还直呼名字,一个月以前还叫对方大叔──称不上英俊,肤色黝黑、浓眉大眼,脸颊两侧没有赘肉,五官带着乡土剧里标准中年台男的既视感,头顶则是平短的九分头。身体是由线条已经模糊的肌肉、柔软的胸膛与不算太夸张的啤酒肚组成,上臂和大腿摸起来有着和外观不匹配的结实感。脖子以下体毛茂密,汗味与菸味会在上头残留好一阵子,出汗时相当湿黏。最后是那根正隔着内裤顶住她私处的阳具,即使有两人的内裤挡在中间,仍然能够从顶起的动作感受到强壮的龟头和阳具上翘的弧度。

  长度是令人满意的十六点五公分,粗度则是富有饱足感的四到四点三公分,完全勃起时血管爆起、前端上翘,能够看到古铜色龟头线条分明的里侧,鼓胀的睾丸更是飘散出内裤也无法阻隔的浓浓骚味。仅仅在热汗交融的接吻中嗅到中年阳具散发出的强烈骚臭味,婉如的蜜肉已忍不住咕啾咕啾地收缩,给龟头磨擦着的内裤越来越湿了。

  「啾!啾噜!老公!嗯!老公!啊……!」

  带有些许口臭的乾黏嘴唇与搭配淡妆的亮樱色湿唇紧密交缠,接吻经验与性交次数皆惨不忍睹的婉如又急又羞地动着唇舌,笨拙扭动的舌头不久便在一阵强而有力的吸舔中愉快地败退。

  「啾噜!啾咕!嘶、嘶噜!嘶噜!嗯噜呜……!」

  老公乘胜攻进婉如唇内,她索性含住那条舌头吸吮起来,两人混合搅拌后的唾液被吸入咽喉,小口小口地给她吞进肚子里。

  吻到一半,抚摸着婉如手臂的粗糙触感来到了她两天前才处理过的腋窝,这儿本来有些腋毛,考虑到结婚这天有可能会穿露肩装就剃掉了,摸起来有点刺刺的。接着,老公一手伸向她胸前的宝蓝色胸罩,一手钻到她背后去,两手并用着将之取下。一对比起黄白肤色更加皎白的柔软乳房弹了出来,D罩杯对婉如的手掌来说还算颇大,用老公那双较为粗硬的手揉起来则显得刚刚好。

  揉麻糬般一阵抓揉后,给温热手汗弄湿的浑圆双乳重新映入老公眼里,察觉到某事的婉如感到有点不自在,伸手想挡住胸口,却被老公挡开。

  「兴奋了呢!」

  老公一脸愉快地盯着的部位,正是婉如那对从发育期颜色就很浓、现在则是完全转黑的乳头。她的乳头反应总是慢半拍,当她股间湿润地与老公拥吻时,这对奶头仍然孤单瑟缩於胸罩内;等到她兴奋得阴蒂的蒂头都从包皮内翘首出来时,奶头还是没啥反应。非得给老公来个有点刺痛的揉弄或深吸,才甘愿在其注视下缓缓胀大。

  「又黑又大,感觉特别下流呢!不愧是写色文的!」

  「这跟写什么无关吧……呜!」

  兴奋翘挺的右乳头给老公温热的嘴巴含入后深深一吸,同时左乳头被扑压於乳房上的手指快速弹弄,油然而生的快感时而给予发汗的身体一阵微弱的电击,时而搔得她忍不住扭动身体。

  「嗯呵……嗯……!呵呜……!」

  手指弹弄的力道与舌尖带来的温和舔弄感每隔一段时间就互换,两颗乳头轮番给唇舌与指腹取悦着,即使是乳头较为迟钝的婉如,也逐渐沉溺於老公给予的爱抚,淫水越发氾滥。

  两人的性器透过内裤湿濡处继续磨擦着,婉如的淫肉已经可以清楚感受到龟头的形状,就连她本身也快按捺不住了。等到老公吸完奶,两颗湿答答的黑乳头随着加重的呼吸舒服摆动,她轻轻摸了摸老公的手臂并点头示意,接着拱起渗汗的下半身,方便老公扒下内裤。

  「套……套子!别忘了套子!呼呵……!」

  眼见婉如双颊热烫到简直可以煎蛋、说句话都忍不住喘息,老公在脱掉两人内裤后,故意用那根上翘阳具啪啪地打向她的阴蒂,不出所料地掀起了一阵淫鸣。
  「齁哦哦……!」

  经过一番拍打,沾满整颗龟头的尿道球腺液也弄湿了舒服颤抖的蒂头以及一旁的包皮和阴毛,湿热的龟头接着将阴蒂连同包皮整个压住,咕滋滋地前后磨蹭着。

  「啊!犯、犯规啦……!呜……呜齁!哦哦……哦……!」

  「哈哈!我就是要听你齁齁叫!」

  「笨蛋……!齁……齁哦……哦哦……!」

  一下前后磨擦,一下湿热地甩打,尽管婉如多少对露出丑态一事产生抗拒,最终仍被老公的阳具逗到发出急促的淫吼并差点高潮。在她情不自禁地微颤时,老公跨下那根强壮而黝黑的阳具已套上极薄款式的保险套。肉棒粗暴的形状被束缚在薄薄一层膜里头,每当它精力充沛地翘动,脸颊涨红的婉如就跟着心动。
  「来吧,老公……!」

  与唇彩搭配的樱色指甲咕啾一声掰开了淡咖啡色的小阴唇,粉嫩的肉穴一看见散发出浓烈骚臭味的阳具,便兴奋到滴下气味浓厚的淫水。套着薄膜的粗硬龟头触向彷彿正哈呼哈呼地喘息着的淫肉,看似就要你情我愿地插入了,老公却刻意停留在穴口,轻摸着婉如的大腿说道:

  「我要你说色一点的台词!」

  「欸?」

  「就像你笔下的女人在被干之前会说的台词啊!」

  「哎唷!时间就不够了,你还……」

  「所以啰,快想句好听的吧!肉棒就在这边等你哦!老?婆!」

  婉如真没想到老公会在即将插入的关键时刻提出这种要求──在心里小小地抱怨之际,字句却也清楚浮现於脑海。她不太想马上说出口,好像自己这么积极就是为了想被男人干……虽然事实是这样没错啦,总要矜持一下嘛。

  然而所谓的矜持也只是短短几秒钟的事情,因为她的身体早已进入交配状态,实在无法忍受肉棒临门不入的挑逗。

  「老、老公……」

  「嗯哼?」

  「想要老公的肉棒……」

  「哦?」

  「如如的骚穴,想要老公插进来……!」

  不知不觉连自称都改变了,事到如今婉如也顾不得那么多,在老公色瞇瞇地注视下赤红着脸喊道:

  「如如要老公的肉棒!湿湿的骚穴想要被干!想被老公的大鸡鸡干……!」
  「嗯!勉强算是合格。」

  「喂,什么勉强啊!我可是……哦齁!」

  说时迟那时快,轻易受老公挑衅而恼羞的婉如话说到一半,湿热的淫肉就被强壮的阳具撞了开来、迅速深插到底。阴道与肉棒紧密结合在一块,老公维持这姿势用力抖了抖老二,在舒服到一时失神的婉如耳边喃喃道:

  「我现在要全力干你啰!要用这根厉害的大鸡鸡爽死你啰!」

  「好……好的!」

  阳具开始随着腰力灵活摆动,啪滋啪滋地操起淫水满溢的肉穴,前端上翘的棒身带来的每一次磨擦都令婉如爽到不能自己。不找点东西施力的话,可是会受不了这么厉害的老二。於是她抱紧老公宽大的背、随着肉棒的捣弄迸出舒爽的淫鸣。

  「嗯齁……!齁……!齁哦……!齁哦……!」

  淫肉的快感把婉如弄得浑身酥麻,她感觉全身都在冒汗,和老公相互贴着的脸颊都给汗水弄湿了。抽插力道越来越强,高速捣弄着的阳具将她下半身接连撞到脱力。乍看之下势均力敌的交合,在婉如脱力后变成了一面倒的战况,每次深顶都使她双眼舒服地升起。

  「好爽……!老公……!好爽啊啊……!」

  并非没有用过与老公尺寸相仿的按摩棒──然而,上翘阳具的威力却不是普通阳具可以比拟的。

  「老公……!老公……!」

  在阴道肉壁被阳具塑形之后,普通阳具做出的水平抽插是符合淫肉记忆的动作,既然身体已经有所准备,快感就会受到限制。上翘阳具则有着前端勾起的优势,能够在抽插之余刮弄上方肉壁,使阴道无法顺利记忆这根肉棒的形状,也容易发掘出女性位於上侧的敏感点。

  「哦齁──!」

  快感巨浪骤现,肉穴给形状粗暴的龟头来回刮弄着的婉如猛然一颤,抱着老公背后的双手随之弹开。肉棒并未就此停歇,但缩小了抽插范围,在婉如穴口附近蹭呀蹭,不一会儿便顶到了令她二度猛颤的点。婉如还没从倏然而至的快感中回过神来,勇猛翘起的龟头已开始针对她的敏感点一阵猛刮。

  「噫……噫啊!噫啊啊……!噫哈啊啊啊──!」

  锁定敏感度堪比阴蒂的G点所展开的密集攻势立即见效,婉如被刮到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弓起,浓黑的勃起乳头高高耸立,给肉棒插到意乱情迷的淫肉一波波地喷出了大量淫水。

  「呼……!呼……!呼欸欸……!」

  老公揉了揉婉如的奶子,趁她摀着眼睛、大口喘息时拧住乳头搓弄一番,弓着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

  「如如,我也差不多了,一次到底喔!」

  「嗯……嗯!」

  「来,手抱好,脚也夹起来。」

  婉如舔了舔喊到乾黏的樱唇,遮掩住恍惚目光的手臂重新环绕老公的背,修长的双腿也在老公催促下朝上夹紧。准备就绪,蹭着G点的肉棒重新插满她的淫肉,在她迸出一记长长的呻吟后旋即展开怒涛般的猛插。

  「哦齁!哦哦!好棒!好棒啊!老公……!」

  满佈热汗的精壮大腿连番撞击努力夹紧的白嫩大腿,冲撞速度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凶猛,使婉如勾紧老公腰际的脚踝渐渐松了开来,两腿仅能勉强维持高举姿势。猛捣淫肉的阳具持续增强,扯着嗓子急凑喊叫的婉如又被操到双腿垂软,令她看起来像只上桌的火鸡,翘着一对浇淋可口汗光的脱力双腿,供老公的肉棒大快朵颐。

  「啊啊……啊啊啊!我要泄了……要泄了……!老公……!老公……!老公……嗯、嗯嗯!嗯齁哦哦哦哦──!」

  老公勇猛的粗壮肉棒射精前,双眼吊起的婉如就先给打桩式的猛干给干到泄了。在她爽到再度弓起身体、紧贴老公热烫的胸膛发出销魂的呻吟时,深陷於淫肉深处的古铜色龟头随之胀大,积压已久的精液犹似高压水柱般汹涌而出,朝婉如剧烈收缩的淫肉射出浓厚的精液──这些精液在米色薄膜内形成一大团白浊热液,高潮当头的婉如彷彿能透过肉穴的收缩来感受到老公的精华。

  「呼嗯……!嗯……!嗯呵……!」

  即便老公已停下动作,婉如仍然处於极度亢奋的高潮状态,贴紧老公的身体除了头脚与屁股外都悬空了。老公怕她突然摔下或扭伤,双手都绕到婉如背后,一手抱住她、一手温柔地抚摸着。

  「如如乖、如如乖……」

  直到这股超出身体负荷的快感开始消退,婉如才在老公怀里慢慢降下,两人满头大汗地躺回湿热的床上。

  「来,要放下啰,慢慢地、慢慢地。如如手可以抱紧一点喔!」

  「我……我又不是小孩子……」

  「好──来,躺好啰!」

  「……嗯。」

  时光倒流二十年的话大概会很开心,现在这个岁数就有点尴尬了……话虽如此,在高潮余韵中给老公当个小孩哄着,其实也别有一番风味。

  「如如高潮的样子真迷人。」

  老公边说边摸向她湿黏的腋窝、温热的乳房,指尖触向依然翘着的黑乳头时,婉如轻轻地娇了一声。手指继续往下,绕着乳房下缘来回抚摸,接着滑过渗着汗珠的肚脐四周,来到给汗水糊成一团的阴毛,搔了搔阴毛下的肌肤。最后依序摸了遍阴蒂和左右小阴唇,抵达疲软的阳具根部。

  「哈嗯……!」

  咕啾一声,垂软状态仍有十公分以上的阳具抽离了粉嫩多汁的蜜肉。在撑开的穴肉慢慢闭合后,老公取下了盛满精液的保险套,笑笑地拿到婉如面前,要她用嘴唇咬住套口边缘。

  「来拍一张洞房纪念照吧!嘿嘿!」

  嘴里咬着飘出浓厚精臭味的保险套、看着老公故作坏蛋样的表情,婉如忽然觉得好好笑。反正没什么不好,她也就配合老公的临时起意,还在镜头前额外加码,来个双重胜利手势。

  「喔,这个样子好!就这样!准备啰,来──三、二、一!」

  「耶咿──!」

  啪嚓!

  第一张照完,媚笑着的婉如扬起右臂横挡住双眼,轻轻晃动着的双手仍然保持胜利手势,老公见状便接着拍下越来越多张的照片。这对成婚不到一小时的新婚夫妻,就在两人刚做完爱的宾馆房间里兴致勃勃地拍起各种事后照。等到老公电话响起时,差点干上第二炮的小俩口才急忙冲进浴室,迅速洗了顿战斗澡。
  「站好,不要动,上半身自己擦,赶快喔!」

  婉如下达指示的同时已喀喀地压出一大沱沐浴乳在手上,当老公歪着头思考着各自负责的部位好像反过来的时候,二度昂扬的阳具已被滑嫩的掌心握住,咕滋咕滋地快速套弄起来。

  「如……如如……等等……!」

  「你别缩!站好!要把味道去乾净才行。」

  「不是啦……!你这样弄……!」

  脑海一瞬间闪现婉如方才摆出的各种诱人姿势、肉棒因此硬到不行的老公腰越缩越低,不料他那结实的屁股忽然啪地一声被蹲在前方的婉如打个清响,给沾满肥皂的柔嫩玉手用力套弄中的阳具顿时向前一挺,龟头一阵痠爽,躲藏於泡沫中的马眼不争气地射出了比沐浴乳更浓郁的热液。

  「嘶呃!」

  精液随着老公舒服的喘息洒向婉如脸上,让一心只想着清洁阳具而没起到色心的她吓了一跳,脸沉了下来。

  「老公……」

  惨了。

  颜射事小,未经老婆同意就开枪可不是一句「不小心」就能得到原谅的。归根究底都是因为……

  「你把晚上的量射掉了,对吧……」

  ……年纪大,弹药吃紧的关系。

  「抱歉!那个,因为太滑溜了,所以就……」

  婉如盯着老公那根一颤一颤地缩小并持续滴出精水的阳具,伸手抹掉脸上的精液。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毕竟这结果是由自己亲手造成的,性子耍个意思也就够了。她才不是自我中心的娇娇女,绝对不会对好不容易到手的男人这么小心眼──

  「如、如如……!对……对噗挤……!窝错惹痾痾痾……!」

  ──这般想着的同时,右手已经握紧老公疲软的肉棒并持续给予追加攻击了。
  飞快奏响的咕啾声伴随悲惨的呻吟接连响了将近半分钟,婉如这才放过肉棒痠痛不已的老公,假装生气地鼓着脸蛋,重新帮他抹上肥皂、沖沖水。只是这么一弄,身心有点小受创的老公已无力处理自己的上半身,她只好起身继续帮露出小白兔眼神的大块头快速清洗一番。

  「嗯……好,闻不出味道了。赶快去旁边擦一擦。」

  婉如嗅过老公那副几分钟前还充满汗臭与体液气味的身体,对自己的清洁功力很是满意地扬起笑容,拍了拍老公的大腿把他赶到一边去,没想到老公反过来将她拥个正着,垂首深情一吻。

  「抱歉,晚上一定补偿你!」

  用成熟性感的男中音逗得婉如小鹿乱撞的老公,就在她心神不宁地沖澡的时候擦乾了身体并穿好衣服。待婉如来到浴室门口擦拭身体时,西装笔挺的老公已经准备就绪。

  烦人的手机再度响起,婉如可以听见老公的主管在电话那头大发雷霆,那些难听的话都曾是两人相识期间她从老公口中听过的苦水。她真想抢过手机回敬一番,她的用词绝对会比一个脑满肠肥的老男人精彩得多。可她最终还是只能牵起老公的手、给他摸摸她的胸部,让这段挨骂时间变得稍微没那么令人讨厌。
  老公赶回公司后,婉如继续窝在这间房里,反正不到两个小时就是下班时间,她打算到时候直奔老公的公司,来个人生首次的接老公下班──考虑到车子是老公开的,应该说是陪老公下班才对。

  房间里还残留着夫妻交合所留下的浓郁气味,婉如嗅着这股味道,躺回她给老公压着干的位置上,敞开了双腿,一边回味婚后初次的床事,一边在脑中将这段美妙的体验织成字句。抚着胸口与私处的双手悄悄地动了起来。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